Uncle Lee

This human just lost in life,
again

游戏角色(1)

#第二人称吐槽风,逗逼人设

#无cp

#by the way,

有人知道哪里找的到游戏里的原台词吗?

————

  伴随着一阵奇怪的音乐,你从黑暗中醒来了,一些泛黄的画面从你脑海闪过,还带着断断续续的文字说明。

  *世界原本存在两个种族,人类和怪物……

  这就像是一个烂俗的游戏开头,等等,你好像就是这个游戏的主角啊!天啊,一个知道自己是游戏角色的人物!你对着虚空中随便哪里翻了个白眼,好了,这回更像是一个烂熟小说的开头了。

  你等了许久,终于,那些画面消失了。你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,你,是谁。...

江湖再见

#背景: 你是frisk,第一次普通结局(杀了羊妈),第二次真结局(选择离开)。

————

  在经历过那么多死亡与痛苦,你终于走出了这座充满噩梦与欢笑的地下世界。怪物拥有了一个重新走到地面的机会,你总算能够偿还当初toriel欠下的恩情,你再也不欠他们什么了。

  缓缓走出王座,生机勃勃的花朵缓和了你的情绪。

  安静漫长的过道,让过去的记忆像走马灯般闪回。

  你还记得最初坠落山崖的恐慌,探索这个神秘世界的兴奋,直到……她笑着消失在你的面前。在她欣慰于你有足够的能力时,在她嘱咐你小心前行警惕国王时,在她化为尘土随风消散时,你觉得自己也许做错...

请求

吓到不敢更新lof

咩:

商山想吃烤包子:

please! @LOFTER小秘书   

  
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...

永别

注:

你不是Frisk,也不是Chara,你是玩家。但他们叫你Frisk。
这是你最后一次打开这个游戏,给他们一个真结局True Happy Ending。
这是个梦
Chara是个好孩子,默默陪伴你走过了这个旅程。

Frisk没有出现在这个梦里,也许下次?
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你再次拨打了Papyrus和Toriel的电话,尽管你知道他们不会再回复你了。你的得到的只有忙音,也许你只是想拖延一下时间。

  最终,你来到了遗迹。

  看来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了。

  你回到了命运齿轮转动的地方,说的更直白点,游戏开始...

注:《消愁》安利自 @青正 大大,觉得真的很适合炮灰团,如觉得创意被抄,大大可以留言联系我。

消愁 - 毛不易

当你走进这欢乐场
背上所有的梦与想——烦啦

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
没人记得你的模样——豆饼

三巡酒过你在角落
固执地唱着苦涩的歌
听他在喧嚣里被淹没——阿译

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
一杯敬朝阳 一杯敬月光——死啦死啦
唤醒我的向往 温柔了寒窗——烦啦

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
不怕心头有雨 眼底有霜——炮灰团

一杯敬故乡 一杯敬远方
守着我的善良 催着我成长——郝兽医

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
灵魂不再无处安放——炮灰团

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过往
支撑我的身体 厚重了肩膀——阿译

虽然从不...

【舟渡】小红帽(中)

#童话play#

上文回顾:
  费母愣了一下亲了亲费渡的额头,又理了理费渡的红色斗篷,最后叮嘱道:“一定不能脱掉它。”

  直到费母提到它,费渡这才意识到,自己身上一直披着这件大红色披风,这么艳丽的颜色他刚才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?!而且这和骆闻舟直男审美如出一辙的款式设计……想到这,他不由得摸了摸这件看起来厚重实则柔软舒适的披风,确实和某人很像。

  【费渡!】

  费渡的手一抖,虽然他早知道自己中了师兄的毒,但陷得这么深是不是有点可怕?嗯,让我变成这样,醒来以后,师兄该怎么赔我呢。

  转念间,...

【舟渡】小红帽(上)

#童话play#

题记:♪ 小红帽有件抑制自己变成狼的大红袍 ♪   ——歌词来自《童话镇》

  “嘟嘟,奶奶生病了,你帮妈妈去看看她好吗?奶奶都好久没看见你了,肯定很想你。”

  费渡定定地看着面前这个温婉的女人,他从来不知道,她真正笑起来的样子是这么迷人,还带着点甜腻的味道。记忆里那标准又冷漠的微笑,在她那双温暖眼眸的注视下逐渐模糊。

  费母轻轻揉了揉费渡的头顶,蹲下身,柔声安抚着她执拗的儿子,“今天妈妈太忙了,下次再和你一块去看奶奶好不好?嘟嘟已经是个小男子汉啦,一个人去也可以对不对?”...

【舟渡】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?


  “歪,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,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?”

  “噗——”骆闻舟刚喝到的骨头汤,就这么贡献给了地板,还遭到骆一锅嫌弃的一瞥。骆一锅冷艳高贵地绕过日常犯蠢的铲屎的,仿佛刚刚对着厨房直流口水的只有费一碗一只喵。

  看着一片狼藉的地板,以及屋里屋外两个小没良心的表现,骆闻舟是气不打一处来,感觉自己硬生生气胖三斤。把手里端着的汤碗放回桌面,打算跟天黑不回家的费小朋友认真掰扯掰扯。

  “怎么不理我啊?”费渡等了半天,除了开头有点动静,后面安静得他都以为自己不小心挂了电话。费渡不满地抱怨着,故意把每个字音拉得老长。再配和着他被风冻出来的鼻音,莫名...

叶修,生日快乐!

#叶神二十岁生快#

2012到2017,初中到大学;

重新开始到再次退役,追更完结到搜索同人;

对你的印象从清晰到模糊再清晰,最终成为我独一无二的“哈姆莱特”。

我们隔着次元,你永远不灭,我以心相随;

这是最安全的距离,

你的世界不受干扰,我的心灵不受伤害。

像一场理智又疯狂的单相思,

牵挂你的未来,期盼你的前进,怀念你的过去。

感谢次元,无论何时何地,我都能看见你;

感谢虫爹,给予你生命,描绘那样精彩的荣耀;

最后感谢你,陪我度过普通的每一天。

喂,生日快乐。

#一封寄不出去的来信#

Von Den Elben - Faun


偏远的北方大陆被厚厚的霜雪所覆盖,本应万物寂静的时节,却于枯林深处传来阵阵歌声,似要唤醒这片沉寂的森林。

森林中心,一眼清泉缓缓在林中流淌,歌声随着流水向远方飘去,悠悠扬扬,引人探寻。

主角看向反派,挑了挑眉:

“你的老巢什么时候养了一只海妖?看看去。”主角随即行动力超群地拖着对方随歌声布入深处。

“亲爱的骑士长大人能放过小民可怜的衣服吗?相信我还没老到需要尊敬的光明骑士搀扶的地步。”反派拉长音以表达自己的不满,这个肌肉脑袋什么时候能少点好奇心。

“我放手,你能保证不脱离队伍?”

“我以巫师的尊严保证。”巫师诚恳严肃的表情,仿佛刚立下以生命为基石的法术。他的队伍从来就只有自己一人。...